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耀眼的闪光 第4章 少女和少年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59:56

耀眼的闪光 第4章 少女和少年

“咦?”

卓拉德感受到这股杀意,很是不爽,但看到对方冒着血光的瞳孔,又有些惊喜:“你瞅什……血,血瞳?哈哈!真的是血瞳啊!魔族的血瞳!哈哈!完美的存在,没到圣位就觉醒……啊啊——”

巫师愣了下,异常惊慌地施展空间系法术〖闪现〗,瞬间移动到30米开外

,大喊:“捉,捉住他!该死……”

就在刚才守卫刚靠近他们,红发男孩就突然推开怀中的银发男孩,右手猛地伸向守卫腰间挂着的精钢长剑的剑柄。

同时,他边冲向毫无防备的卓拉德边抽出精钢长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卓拉德的头部,杀伐十分果断!

他在〖血瞳〗状态变得极为灵敏,快到沉浸在喜悦中的卓拉德都反应不过来!

卓拉德惨叫一声,右手下意识的捂着脸上的伤口,左手伸去抓住红发男孩欲攻击第二次的精钢长剑,暴喝一声,痛苦随着手臂宣泄出去,直接捏碎了精钢长剑,随后迅速一脚踹飞红发男孩。

(卓拉德大人脸上的刀疤原来是这么来的啊)

嘭!

红发男孩直线飞撞在墙壁上,墙壁脱落阵阵尘埃,而且出现几道裂痕,所幸的是他在〖血瞳〗下防御力提高了90%,不然已经有进气没出气了。

随后他摔落到地上,咳嗽出几口瘀血,双手捂着肚子,身体缩成了虾状,但诡异的是他的皮肤正在变红,血管毕露。

哗啦啦——

突兀的流水声音渐渐模糊了画面,黑暗蚕食着他的视野,白衫少年只能听到些许打斗声和交流声。

(水声?哪里传来的……这里没有水源啊……)

守卫万分焦急:“卓拉德大人,[试验体·凯萨尔]跑了!”

卓拉德冷冷道:“封闭试验营,快!给我杀了这小兔崽子!”

守卫:“是!”

巫师异常惊愕:“杀……杀了?卓拉德大人,这样做不好向贝伦多大人交待啊!”

卓拉德不屑地说:“教主大人责怪起来我一个人承担,怕什么!小兔崽子……居然敢伤我……”

巫师哑言:“……”

忽然,白衫少年感到一股冰冷彻骨的凉爽,如同身体被浸泡在河水当中,不由的打了下冷颤。

同时,身上又多了个减益状态,搞得连声音都听不清楚了。

〖光明气息〗自身实力受到压制,降低30%。

〖圣水洗礼〗自身实力受到压制,降低10%,承受法术伤害时提高25%,持续180分钟。

少年很郁闷,这是什么地方?

这里的光明气息会不断侵蚀他,身体也愈发的沉重。

很快,他的视野没有一丝光芒,完全被黑暗所吞噬……

田野间有数条清澈的溪河,倒映着蓝天、云彩、岸边青绿的稻草及杂草,时不时的出现鲢鱼、鲤鱼,它们的身影划过溪河,扰乱流水的波纹。

长着绿油油的青草的河岸边,一个天使般的白裙少女跪坐着,身旁平躺着一个身穿黑色硬皮甲的银发少年,少年双眼合闭,她手中拿着一块在溪河中浸湿的手帕,擦拭少年额头冒发的冷汗。

这样做会在信仰黑暗的少年身上加上〖圣水洗礼〗的减益状态,然而少女并不知情。

咕~咕~咕~

田野上空翱翔着几只鸟儿,飞得不急不慢,发出鸣叫很是清脆,连在田野间回响了一下。

似乎是鸟鸣声吵到了沉睡在岸上的少年,少年紧闭的眼皮松了松,然后缓缓睁开,目光有些呆滞。

少女见少年醒来,又惊又喜:“凯恩,你醒啦!”

少年一怔,回过魂来:“圣……呼,圣女,我醒了……”

少女松了一口气,关心的对他说:“凯恩,你刚才吓坏我了,怎么喊了我一声后昏倒在地上,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少年没有回答,静静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响,闭上眼睛捋清杂乱的思绪。

(那段记忆是真的吗?我还有个死去多年的哥哥?我真的是教团培养出来的试验体?开什么……玩笑,贝伦多大人怎么可能骗我,一定是幻境……幻境,在神殿中碰到过幻境……我竟然怀疑教团,难道是离开教团太久,对教团不忠心了?看来要尽快回去啊……)

少女沉默一会后,见少年还是闭着眼睛,焦急起来:“凯恩,你怎么了,是不是在这里水土不服……要不,凯恩,我们不去村子了……”

“没事,就是刚才做了个梦,感觉怪怪的。”少年再次睁开眼,迷惘地望着蔚蓝的天空。

“噢,什么梦呀?”少女放下心来,玉颈上的金色十字架项链流光转动了一下,手中的手帕消失不见。

她的金色十字架项链是件储物饰品,主要功能是将无生命物体存储在饰品生成的特殊空间内,只要饰品没有损毁物品就不会丢失,很是方便,不过这种饰品极为昂贵。

少年也有这类饰品,是教团奖赏的劣品指环,后来他在雪之精灵部落换成了【神木戒指】,品质虽比不上少女的饰品,但比当初的那个指环强数倍。

少年组织了一下措词,说:“在梦中……梦到了一个男……人,我抱着……他,反正感觉挺怪异的……”

“啊?”少女有些惊讶,脸色很微妙,看着他凝重的说:“原来凯恩喜欢的是男孩子……”

“才不是!”少年大声反驳。

少女笑吟吟的道:“咯咯~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……难怪上次表白你会拒绝,原来如此……”

少年脸都绿了,气恼道:“我的取向很正常!上次……上次我也解释过,教团根本没有教我如何喜欢一个人,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……”

他说着说着就落寞起来:“……我是个不懂也不配拥有爱的人……黑暗教团的未来需要我,我要带教团走向辉煌,实现统治帝国的宏愿……贝伦多大人把我抚养长大,我会用生命报答这份恩情,你与我注定不能……唉!”

少女也有些失落,轻声说:“凯恩……我就是开下玩笑……别当真啦……”

少年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当真,把平躺的姿势换成坐着,揉着有点发懵的脑袋,目光在成排成排的稻草上扫过,他一直在逃避一个问题——那就是自己规划的人生对自己有什么意义,活得就像是教团的杀戮机器。

少年也不再想梦到的怪事,免得自己疑神疑鬼,何况自己从来就没有失忆过,那段回忆没什么可信度,何况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少女交给鑫迪。

他想起一个事,偏着头问少女:“对了圣女,刚才你怎么了,怎么一直往前走?”

他之所以会昏倒在田野间,明显是短时间内承受浓度过高的光明气息,身体无法适应,如果是一步一步的走到田野中央,他完全可以调节过来,但少女走那么快,自己在这个地方又会感到若有若无的危机感,为了少女的安危,他不得不追上去。

温州治疗龟头炎方法
丹东好的治性病医院
洛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温州治疗龟头炎费用
丹东哪家性病医院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